NaN:

我本可以做个雅人,可最终还是活成了俗不可耐的样子。因此渐渐的,我再对着那些冰清玉洁的人儿的时候,便失去了交谈的勇气。

尽管我心里明朗,皮囊都是假的,内心都是脏的。可神不敌形时,气势还终究成了主心骨。

有时我煮酒与你谈道义,与你观沧海,与你把这第一场雪藏过冬天,去泡初春的嫩茶。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骨子里还有着向善的意思。可你眼里的名利,万古的功德,靠三两句君子之言又怎能守得住呢。